我系快乐阿紫

1

来说说班里那点事吧。

立志要成为超高校级の记者的端木紫为您报道。

2

昨天下雨下的挺大的。

中午回教室,发现班里那些逗比开始玩♂伞。

伞都是有伞套的那种。

逗比们挨个试:“啊拔不出来啊……”“拔不出来呢。”

这时班里的老大钊哥推门而入,把伞拔了出来。

“拔出了真理之剑的勇者出现了——!”

3

钊哥刚进教室,不明觉厉的看着手中的[剑],然后拿着剑在班里旋转摩擦。

然后伞就被钊哥甩到了窗户外。

[雨伞的拥有者]:“卧槽我的伞!”

全班人民发来贺电![x

4

作死归作死,伞还是要捡上来的。

正好楼下有几个装蘑菇的小孩,钊哥就对小孩喊了一嗓子。

小孩:“六年级的人和我说话啦!QAQ”

孩子在你眼里六年级是什么人啊?

5

这个小孩明白了我们不是恐吓他而是要他把伞给咱们送上来之后情绪明显平静了不少。

然后小孩把伞扔了上来,没扔中。

再扔,没扔中。

还扔,没扔中。

雨伞拥有者哭唧唧的:“小孩你别扔了我的伞要坏了!”

6

雨伞就被孤零零地扔在楼下,放学时我们下楼捡伞,发现伞不知道被哪个丧心病狂的撑开 扔墙上了。

钊哥撸撸袖子,然后开始爬墙:“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就把伞去拿下来!”

当然他五分钟爬三厘米我们就不说了。

7

当钊哥终于爬上去的时候,墙外的家长看不下去了,轻轻松松的把伞取了下来扔给我们。

钊哥:艹!

8

雨伞拥有者木子赶紧把伞撑开。

然后他发现伞把没了伞皮破了伞骨折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评论
热度(7)

© 长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