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系快乐阿紫

1

说说冬令营发生的事吧。

腿一直在嘎嘣嘎嘣响的端木紫为您报道。

2

冬令营是今年一月份时候的事。

因为我们要去外面一个实践活动学校去住宿,三天两夜,所以大家都兴奋的不要不要的,端木当然也是这样……

然后当天我在车上直接吐晕过去。

晕车的端木今天也被自己蠢哭。

2

我因为晕车所以和校长一起坐了一个可以开天窗的车先到了学校。

然后我去男生宿舍看了眼,趁着没人又去女生宿舍看了眼。

和男生宿舍没什么两样啊……

不对我在失望个啥!

3

大家都来了之后我们去礼堂集合听了几分钟注意事项。

回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发一盒未来星成长牛奶。

我回宿舍之后坐床上捏着纸盒去掏吸管,结果扎破的那一瞬间白色液体瞬间洒了一地。

钊哥开门进屋然后就被淋了一身牛奶。

“卧槽钊哥我不是故意的!”

3

就那么作死作了一下午,晚上(隔壁)老王玩手机突然就问:“你说我们吓唬吓唬女生怎么样?”

汉子们当然全票通过!

4

第二天早上和木子分到了同一门课程,下课之后木子就说昨天晚上有个人给她发短信,内容是[我是你爸,我中了五百万,快回家吧]

木子还说当时她们正在讲鬼故事,突然叮铃一下把大伙都吓够呛,看了短信内容之后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为什么发短信这个人知道木子没在家!

啧啧要不是我知道实情肯定得把这个当鬼故事梗写下来。

5

然而当时我高贵冷艳的呵呵一笑结果让木子瞬间抓胳膊

“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不就呵呵一下吗为啥你会这么想!

然而在一大帮女汉子的围攻下我哭唧唧的说出了真相。

看着女生们气势汹汹向操场走的身影我给老王默了个哀。

6

第二天晚上回宿舍自由活动的时候我们看到老王走路别别扭扭的。

钊哥:“被谁踢到蛋了?”

老王瞪我一眼。

钊哥一脸惊讶:“端木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敢踢老王的蛋!”

卧槽我冤?

7

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总是听见有人在敲墙。

一会是左边一会是右边。

黑社会老大[x]钊哥看不下去了,直接从床上蹦起来:“我去和三班的谈谈!”
结果钊哥回来的时候说不是三班也不是四班也不是一班,仔细听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

当天是大晴天。

我们在顶楼。

……

宿舍里迷之沉默。

评论
热度(6)

© 长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