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系快乐阿紫

大逃杀[语C改文]#3#

尧亭亭本来在调查仓库里的货物,可是耳边却又想起那令人厌烦的广播。听完第一句之后,他不可置信的张大眼睛,一袋干粮就这么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有人……死了?”尧亭亭的内心充满了恐惧与慌张,他摸了摸自己的项圈,那个恶心的金属玩意儿还没有发出震动,他现在暂时是安全的。
尧亭亭咬了咬下唇,捡起干粮,然后把超市货架一个个推到门口。
死亡的悲剧……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靠着货架坐下,暗红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迷茫。

贝斯特站在通往顶楼的楼梯上看着面前的货架犯难,不安地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啊啊…这里被谁拿货架挡住了进不去啦…还有这个项圈随时会爆炸呢真麻烦…”他搂紧了手中的语文书,绝对不能大意。
他推了推货架,眼神一暗:“啊啊…门被堵住了果然打不开了么。那么果然还是去别的楼层好了呢。”一边喃喃自语地抱着语文书一边撕了几页纸折成锋利的纸刀,默默向下走到六楼。

尧亭亭从仓库里出来检查货架有没有被移动,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项圈嗡嗡作响。暗红色的瞳孔缩了一下,贴着门听外面的声音。
「是贝斯特……」
尽管不想出去,但是项圈震动得越来越厉害,把他的脖子震得生疼。他咬咬牙,推开货架。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即使拼一拼也比项圈爆炸好,没准活下来的……是自己呢?
贝斯特本来往楼下走去,听见声音之后又返了回来。他拿着刚折好的纸刀冲上去十分迅速的往亭亭的脖子上划去,亭亭一个下腰勉强躲过去,就地打一个滚,两人拉开了距离。
沉默了一会,贝斯特突然冲了上去用胳膊硬生生的把亭亭推到墙上禁锢住他,另外一只手握着纸刀往亭亭的脖子划去。
亭亭连挣扎的动作都做不了,只能看着纸刀离自己越来越近,贴到脖子上,再进到脖子里。
等亭亭昏过去之后贝斯特把纸刀扔到地上,耸耸肩膀似乎是很可惜的说到:“哎呀……浪费了一把纸刀呢。”
他往楼下走去,寂静的走廊里只能听见他的脚步声和楼上亭亭虚弱的呼吸声……贝斯特皱了皱眉毛折返回来,撕下袖子上的布绑到亭亭的脖子上。他轻轻笑了笑:“哎呀…果然还是下不了手看你死啦。”看着面前的人呼吸渐渐平稳,贝斯特扬起一个笑容往楼下走去。
贝斯特走后,亭亭慢慢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受到了布料的柔软触感之后轻笑一声:“同情我吗……同情手无搏鸡之力的人……。”
不过自己活下来了。这条生命线还在微弱地向前走着。
亭亭垂下眼帘,又回到了超市里并再次用货架挡上了门。
憋屈也好胆小鬼也好……现在这些都抛到脑后,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活下去。

评论
热度(3)

© 长鹄 | Powered by LOFTER